中国科学院
“墨子号”在国际上率先实现千公里级量子纠缠分发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2017-06-16
[video:20170616砥砺奋进的五年·重大工程:科技重大工程实现新跨越]

  近日,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潘建伟及其同事彭承志等组成的研究团队,联合中科院上海技术物理研究所王建宇研究组、微小卫星创新研究院、光电技术研究所、国家天文台、紫金山天文台、国家空间科学中心等,在中科院空间科学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的支持下,利用墨子号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在国际上率先成功实现了千公里级的星地双向量子纠缠分发,并在此基础上实现了空间尺度下严格满足“爱因斯坦定域性条件”的量子力学非定域性检验,在空间量子物理研究方面取得重大突破。 

  这一重要成果为未来开展大尺度量子网络和量子通信实验研究,以及开展外太空广义相对论、量子引力等物理学基本原理的实验检验奠定了可靠的技术基础。相关成果于616日以封面论文的形式发表在国际权威学术期刊《科学》上。中科院也于当日在中国科大组织召开新闻发布会,全面深入解读该重大成果。 

  量子纠缠被爱因斯坦称之为鬼魅般的超距作用,它是两个(或多个)粒子共同组成的量子状态,无论粒子之间相隔多远,测量其中一个粒子必然会影响其它粒子,这被称为量子力学非定域性。量子纠缠所体现的非定域性是量子力学最神奇的现象之一。量子纠缠分发是把制备好的两个纠缠粒子(通常为光子)分别发送到相距很远的两个点。通过观察两个点的统计测量结果是否破坏贝尔不等式,可以验证量子力学非定域性的存在。同时,利用量子纠缠所建立起的量子信道也是构建量子信息处理网络的基本单元。 

  由于量子纠缠非常脆弱,会随着光子在光纤内或地表大气中的传输距离而衰减,以往的量子纠缠分发实验只停留在百公里的距离。量子纠缠鬼魅般的超距作用在更远的距离上是否仍然存在?会不会受到引力等其它因素的影响?这些基本物理问题的验证都需要实现上千公里甚至更远距离的纠缠分发;另一方面,要实现广域的量子网络也自然要求远距离的纠缠分发。 

  理论上有两种途径可以扩展量子纠缠分发的距离。一种是利用量子中继,尽管量子中继的研究在近些年已取得了系列重要突破,但目前仍然受到量子存储寿命和读出效率等因素的严重制约,无法实际应用于远程量子纠缠分发。另一种是利用卫星,因为星地间的自由空间信道损耗小,在远程量子通信中比光纤更具可行性,结合卫星的帮助,可以在全球尺度上实现超远距离的量子纠缠分发。 

  潘建伟团队早在2003年就提出了利用卫星实现远距离量子纠缠分发的方案,随后于2005年在国际上首次实现了水平距离13公里(大于大气层垂直厚度)的自由空间双向量子纠缠分发。2010年,该团队又在国际上首次实现了基于量子纠缠分发的16公里量子态隐形传输。2011年底,中科院空间科学先导专项量子科学实验卫星正式立项。2012年,潘建伟领导的中科院联合研究团队在青海湖实现了首个百公里的双向量子纠缠分发和量子隐形传态,充分验证了利用卫星实现量子通信的可行性。随后,该团队经过艰苦攻关,克服种种困难,最终研制成功了墨子号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卫星于2016816日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经过四个月的在轨测试,2017118日正式交付开展科学实验。星地量子纠缠分发作为卫星的三大科学实验任务之一,是国际上首次在空间尺度上开展的量子纠缠分发实验。 

  墨子号量子科学实验卫星过境时,同时与青海德令哈站和云南丽江站两个地面站建立光链路,量子纠缠光子对从卫星到两个地面站的总距离平均达2000公里,跟瞄精度达到0.4 μrad。卫星上的纠缠源载荷每秒产生800万个纠缠光子对,建立光链路可以以每秒1对的速度在地面超过1200公里的两个站之间建立量子纠缠,该量子纠缠的传输衰减仅仅是同样长度最低损耗地面光纤的一万亿分之一。在关闭局域性漏洞和测量选择漏洞的条件下,研究团队发现,获得的实验结果以4倍标准偏差违背了贝尔不等式,即在千公里的空间尺度上实现了严格满足“爱因斯坦定域性条件”的量子力学非定域性检验。 

  《科学》杂志几位审稿人称赞该成果是兼具潜在实际现实应用和基础科学研究重要性的重大技术突破,并断言“毫无疑问将在学术界和广大的社会公众中产生非常巨大影响”。 

  除量子纠缠分发实验外,墨子号量子科学实验卫星的其它重要科学实验任务,包括高速星地量子密钥分发、地星量子隐形传态等目前也在紧张有序地进行中,预计今年会有更多的科学成果陆续发布。

  相关链接:

  《科学》杂志论文链接

  《科学》杂志新闻报道

  专题:量子科学实验卫星

《科学》杂志封面

附件下载: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政编码:100864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返回PC版